红白

红如涅槃,白若新生

九月十日

愿来日,我还能忆起那日的幸与那刻的安宁。足矣。

2018-09-11

无题

真的太狼狈了,我尝试着向我妈表漏了一点感情,尝试了一次在电话里哭。得到的是我不够努力不够坚持的结论。到是显得我格外矫情了。也是了我都嫌弃我自己了。不会再这样了,太难过了。

2018-04-25

😂😣😖🤦🏻‍♀️🤦🏻‍♀️🤦🏻‍♀️

真情实感地打错字,真的是十分抓狂了。这是我为什么极度不喜欢直接用电子设备打文的原因之一了。总是出各种奇奇怪怪的状况。

2018-04-25

Soulmate

“我觉得他很丰富,他觉得我很丰富,我们就这样互相丰富地待着。”

这真的是很让人羡慕的相处的方式了。一个人在短暂的生命里,真的太小概率能够认识一个经历完全不同但是灵魂能够交流的人了。一位在世俗中守护自我,一位在烟火里完成自我,他们的生命本身就是无限变化的。所以他们地相遇相知也是如两条平行线因为命运的选择成为了相交线般而意外却舒适的。

凭心而论,我是羡慕这样一种情谊的,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

2018-04-25

画中人

不合适。
她静坐在博物馆门前的石椅上,享受着夹杂着暖阳的细风,看着浓密的树叶把阴影分割的格外细碎。来来往往神色各异的人被装点在上面,有些多余,又有些不可或缺。
周围充斥着嘈杂的声音,无所谓或硬朗或软糯的北语南言,无所谓或主流或小众的英美法德。乞讨的老人用不知名的方言,跨越语种界限,成功的从一对法国夫妇那里得到了两张美元,以及三个意大利姑娘惊异的眼神。或许她们和她一样都在感慨这场国际化的交易。
她剔除嘈杂看着这些画面就像在欣赏一幅画作,从而得到了静谧与闲适,仿佛是完成了使命后的平静,并且深陷不能自拔。即便她现在记录着的这一页的前一页就是密集的未完成的学习工作计划——陪着来学习的弟弟博物馆一日游也不...

2018-04-23

2018.04.17 深夜杂记

我不知该从何说起这种令人深陷的自责感。我只是按照我的想法做了一次,没有满足其他人的愿望,仅此而已。然而事实是,我真的很难过,即便我知道这是一种错误的纠缠。

———

我亦没有想清楚我是否应该拥有喜爱之物,喜爱之人。爱本身就是柔软的,拥有它便意味着自己有了需要拼上性命保护的软肋。为此我可能会失去自由受人威胁。不得不说我很讨厌这种感受。所以我想把自己的七情六欲全部赶走——我在想那我还能算作人类吗?

———

我挣脱了束缚,发现自己早已没有了飞行的羽翼并且画地为牢。我大谈特谈情欲,其实自己早已失去了爱的能力不过都是画饼充饥。我不知道怎样面对现实里的自己,所以我给自己写了无数个堪称经典的剧本,让自己成为戏剧...

2018-04-17
1 / 2

© 红白 | Powered by LOFTER